后疫情時代的失業危機,職場媽媽們該何去何從?

后疫情時代,職場母親該何去何從
2020,是見證歷史的一年,美股熔斷四次,1000萬美國人申請失業救濟金,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裁甚至預言:2020年全球經濟將急劇跌入負增長,預計將出現上世紀30年代大蕭條以來最糟糕的經濟后果。【1】

 

全球經濟都籠罩在陰霾中。中國企業也面臨著重大的經濟壓力,大型企業元氣大傷,中小企業主舉步維艱,航空旅游、線下教育、廣告公司、媒體行業接連遭受重創,想要活下去,裁員或者降薪,成為企業唯一的選擇,那些曾經拿著高薪的中年人,在時代的大洗牌里,首先成了出局的人。

 

1
兩年前的朱莉,也曾是隨時出局的那群人。

 

從資深專員打拼到主管,朱莉花了7年。事業有所小成,也懷上了期待已久的寶寶。拼盡全力拿下了公司重點項目,交接給同事后,朱莉放心地去休了產假。休假回來,當初的項目進行了大半,在同事的帶領下進展的很順利,她反而有點融不進去,幾個月過去了沒爭取到什么重點項目,朱莉重回熟悉的職場,卻有些無所適從。有幾次兒子生病,朱莉不得不臨時請假,即便感受到了老板對她工作的不滿,朱莉也是分身乏術。

 

工作和生活的不平衡讓朱莉陷入焦慮,她迫切尋求改變。

 

朱莉開始投簡歷,經過幾輪面試,她終于拿到一家跨國藥企的終面資格,總監和她聊得很好,她覺得有八成把握,但幾天后HR卻告訴她,大環境不好,集團縮減了中國預算,這個崗位暫時被鎖。

 

當時是2018年,制藥巨頭裁員潮頻頻來襲,求職網站上的崗位,簡歷投出去90%是石沉大海,而婚育問題也削弱了朱莉的競爭力,她被HR反復拷問“有二胎計劃嗎?有當全職媽媽的打算嗎?能適應加班嗎?”

 

一次飯局上她和好朋友安妮傾訴,當她聊起自己的窘境和擔憂時,安妮半開玩笑說:“要不你也來賣保險吧。”安妮和朱莉是大學同學,她一直是個不活在條條框框里的人,大學畢業就拒絕了當時人人艷羨的國企崗位而投身互聯網行業,拼了幾年毅然轉行賣保險,現在,安妮的朋友圈是一半曬娃一半聊保險,保險專家已經成了安妮的標簽,大家有問題都會先想到她,朱莉羨慕安妮能平衡好工作和生活。

 

賣保險?雖是不經意的一句話,但看著安妮的成功,朱莉還是有點心動的,試想一下就算能跳槽到那家藥企,生活又會如何?多半還是頂著壓力繼續996的生活。父母年紀大了,孩子將來上學,而自己還能繼續拼幾年?

 

2
那一年,同是媽媽的何娜,也放棄了人人眼中的鐵飯碗——銀行柜員。用何娜的話說,在銀行連上廁所自由都不能實現。銀行要求每天上班必須穿統一制服,不準穿除黑色以外的高跟鞋,在商場買的漂亮衣服和鞋子只能過季堆灰,最不人性化的是,上班還要沒收手機,上廁所時才能看看信息。在這樣的工作環境里,何娜勤勤懇懇地做了三年。

 

然而,努力認真的工作并沒有得到應有的回報。領導曾暗示何娜兩三年就有機會從省支行調到省分行營業部,為了領導的空頭支票,何娜一年到頭假也不敢請,結果最后調到省分行營業部的卻是同屆的男同事,因為他家里做生意,能去分行拉存款。

 

何娜越待越發現自己失去了理想,失去了動力,開始想擺脫這種溫水煮青蛙的環境。直到有一天,她的姑父被診斷為癌癥,家里頓時亂了,她陪著表姐跑前跑后,住院、手術、化療,姑父買過保險,在幫忙辦理大病理賠時,何娜第一次接觸到了中宏保險。保險理賠款減輕了最主要的經濟壓力,但表姐每天照顧姑父還是忙得焦頭爛額。她才猛然發現,面對生活的暴擊,一個家庭是多么脆弱。

 

帶著對職業發展的困惑和風險保障的認知,她主動參加了中宏保險事業說明會,廣闊的上升空間和財補支持政策讓何娜心生向往,另一方面,作為金融從業者,她本就對保險行業的前景非常看好。

 

當下,何娜就動了做保險代理人的念頭。在銀行是等客戶找上門,現在角色對調,何娜從零做起,積極參加培訓,努力專研保險產品和相關知識,如何為不同需求的客戶分析風險需求?重疾險、意外險、人壽險、養老年金險、年金險、健康險等等,各種產品怎樣配置才最經濟又全面?

 

業精于勤,何娜現在每個月的業績,都能穩定排在團隊前三,兩年間也慢慢積累起自己的小團隊,隨著團隊的壯大,有了更廣闊的上升空間。而此時的朱莉,依靠著過去積累的人脈,業績也穩中有升,過去一年的收入已經超過了上家公司,那是當年奮斗了7年才得到的,更重要的是她現在還有更多時間陪伴家人,看著孩子的笑臉,她暗自感謝當時的決定。

 

何娜和朱莉都在困惑中選擇了保險行業,在行業和環境優化掉她們之前,積極求變,先優化成了更好的自己。

 

3
和朱莉同一個團隊的周燕 ,在加入中宏保險前,是位全職媽媽。家里開銷都只靠寶爸一個人,想幫老公分擔家庭壓力又無能為力。在家天天圍著孩子老公轉,在照顧家庭上,她絕對當得起“好媽媽”“好妻子”的稱號。但每當看到朋友圈精神奕奕的上班族朋友,心里總會有落差,成就感的缺失,讓周燕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:我要做一輩子的全職媽媽嗎?

 

為了給孩子買保險,周燕認識了朱莉,兩人探討保單之余,朱莉也毫無保留地分享起做媽媽和做事業的經驗,這不禁讓周燕也心生向往,在朱莉的推薦下,她參加了中宏保險事業說明會 。

 

就這樣,周燕成為了一名保險代理人。進入中宏保險接受專業培訓,從保險知識,銷售技巧等方面學起,中宏保險有一套完整的人才培養計劃和強大的財補支持。很快,周燕就找到了自己的優勢——她的圈子有很多和她一樣的寶媽,他們同樣缺乏安全感、對未來有很深的焦慮,而用保險增加保障,最起碼能幫助寶媽們減輕風險焦慮。

 

她成單的好幾個客戶,有她在陪女兒上數獨課認識的,也有在孩子家長會上聊起來的,自己是寶媽,在買保險這件事上自然為媽媽們考慮得更周到,很多人會咨詢怎么給新生兒買保險,周燕會直接地告訴寶媽,年紀越小買保險越劃算,保障時間更長,而她更是建議大人也要配齊保險,一家經濟的頂梁柱不能塌!

 

現在的周燕覺得自己比以前自信多了,就在去年的公司競賽中,周燕努力達成了目標,拿到公司馬來西亞沙巴榮譽晚宴的入場券,驕傲地曬出了自己領獎的朋友圈。

 

其實在保險代理人團隊里,中途轉型做代理人的例子并不少,有空姐、有醫生、有廣告公司總監甚至四大的會計師。保險行業,已經變成了越來越多優秀人才的轉行機遇,這與保險行業的發展息息相關。在保險業發展初期,保險公司急欲發展業務而不得不采用人海戰術,代理人的素質和培訓體系參差不齊,對保險產品的介紹模棱兩可,才造成過去人們對保險產品和保險代理人產生種種誤解。

 

作為國內首家中外合資的人壽保險公司,中宏保險早已察覺到市場的變化而建立代理人招募體系,推出“敢為先、立大業、心至誠、真行家”的代理人價值主張,通過“宏才領袖計劃”邀請最具影響力及營銷管理潛力的精英人士加盟,培養具有全球視野的金融保險營銷管理人才。中宏保險由加拿大宏利旗下的宏利人壽保險(國際)有限公司和中國中化集團公司核心成員——中化集團財務有限責任公司合資組建,自1996年成立至今,現已擁有17000余名員工和營銷員,為180余萬客戶提供專業的金融保險服務。目前在上海、北京、廣東、浙江、江蘇、四川、山東、福建、重慶、遼寧、天津、湖北、河北和湖南等地的50多個城市穩步發展,不斷邁向全國,始終致力于為公眾提供穩健可靠、深受信賴和具有遠見的保險產品和服務。
【1】經濟日報《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裁:2020年全球經濟將急劇跌入負增長》
(基于對當事人隱私的保密,文中朱莉、何娜、周燕、安妮均為化名)